区内铁矿基本上全部内销

区内铁矿基本上全部内销

  区内铁矿基本上全部内销
                 其实,就在我们都没留意的时候,印度已经发展壮大成为未来全球钢铁需求最重要的增长点,其钢铁行业龙头企业的竞争力更是超越了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名列第十,而中国,就连宝钢的位置也只是在区区23名。
        铁矿石:印度拥有大量高品位的铁矿资源,探明储量达到120亿t,居世界第四位。其中赤铁矿103亿t,磁铁矿17亿t,且品位较高,平均含铁55%。除满足国内需求,印度还将大量的铁矿石出口到其他国家,是继澳大利亚、巴西之后的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国。
        印度铁矿石最主要的矿带位于加尔各答以西240~320公里的焦达讷格布尔高原,跨越比哈尔邦和奥里萨邦,故而铁矿石主要分布在比哈尔、奥里萨和中央邦等。这里也是印度重要的煤田和锰矿产区,共同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钢铁工业区。区内铁矿基本上全部内销。此外,在印度半岛的中、南部,也拥有一批大型铁矿山,所产矿石主要供出口。
     煤和焦炭:预计印度煤矿储量约为2460亿t。其中炼焦煤储量为320亿t,非炼焦煤2140亿t。尽管印度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但是大部分灰分很高,不适合冶金工业的使用,而且印度煤炭产量不足。因此,印度国内钢铁企业对进口煤炭和焦炭依赖性很强。
     此外,印度大部分生铁生产商则完全依靠进口焦炭进行生产,国际焦煤和焦炭价格走势对印度钢铁成本影响较大,因此印度钢材生产商便期望通过和中国、澳大利亚等国际煤炭供应大国建立长期联系和合资建设等手段来保证自身的煤炭供应。同时,还有海外收购煤矿的战略选择。
     辅助材料:预计石灰石的储量为1700亿t,白云石的储量大约为亿t,锰矿的储量约为亿t,都可以满足钢铁工业快速发展的需求。其中锰铁合金类型的矿石只约占总储量的20%。
           印度钢铁部下有16家国营公司。主要的国有铁矿生产企业包括国家矿业开发公司、印度钢铁管理局有限公司和库德雷美克铁矿公司。
     私营企业为京德勒西南钢铁、塔塔钢铁、埃萨钢铁、伊斯帕特实业和京德勒钢铁电力公司。
     印度最大的国有铁矿石生产商是国家矿业开发公司,铁矿石产量占印度总产量的15%,主要供应京德勒西南钢铁公司、伊斯帕特和埃萨等印度主要钢铁企业。
     而中国钢铁企业林立,数量众多,据数据显示,2001年,我国从事黑色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企业3155个,随着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从事钢铁行业企业数也快速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我国黑色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企业单位数为个。
           印度现代钢铁工业发端于20世纪初,1907年建立的塔塔钢铁公司是印度最早的钢铁企业。在独立初期,政府把钢铁工业列为发展重点,实行国有化政策,但是行业效益普遍不理想,发展速度与巨额投入并不相称。1993年之后印度政府开始允许私人投资进入钢铁行业,行业发展逐渐加速,粗钢产量逐年升高。按照印度2005年出台的“国家钢铁产业政策”,国内粗钢产能预期目标是到2020年粗钢产能达到亿吨/年。
     世界钢铁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粗钢产量下降%至亿吨,其中中国下降%,日本下降5%,美国下降%,韩国下降%,欧盟下降%。唯有印度正在大力推动钢铁生产,逆势增长%。
     截至3月31日,印度上一个财年的钢铁消费为9000万吨,预计到2025-2026年,印度钢铁消费将增加到亿吨。印度在预计本国钢铁需求上升的同时,计划将国内钢铁产能从目前的亿吨扩建至3亿吨,产能提高近3倍。
     毫不夸张的说,印度凭借其广阔的钢铁市场空间,以及正处于起步阶段的基础设施投资,成为了全球未来钢铁需求最重要的增长点。
           2015年,我国生铁产量亿吨,同比下降%,自2008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全国粗钢产量为亿吨,同比下降%;国内钢材产量保持增长,2015年达到亿吨,同比增长%,增速趋缓。
     2015年全球粗钢产量亿吨,同比下降%,为金融危机以来首次下降。中国、日本、印度、美国、俄罗斯为全球前五生产粗钢的国家,15年占比分别为%、%、%、%及%。尽管国内忙着去产能,产品质量提升,但中国粗钢产量占世界的比重仍然保持在第一的位置,是名副其实的钢铁生产大国。
     我国粗钢产量虽然大,但整体并不强,这体现在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较低,非主流企业的产量增长无法管控,大型企业在上游价格博弈中处于被动地位,同时无法很好的转移成本上涨,使得钢材价格上涨还是下降,企业都无法盈利。这样的局面,恶化了行业竞争格局,钢铁业在产业链博弈中的地位下降,产品同质化强,许多高端特钢依赖进口。
        今年6月美国世界钢动态公司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级钢铁企业竞争力排名”中,印度有6家企业入围,是所有国家中最多的,其次是中国有6家入围,其中京德勒西南钢铁公司以的加权平均得分位列第十名,其他入榜企业分别为:塔塔钢铁、京德勒钢和能源、印度钢铁管理局、维扎格、埃萨钢铁。
        而中国入围的6家钢铁企业,分别是台湾中钢、宝钢、沙钢、鞍钢、武钢以及马钢。
     与印度相比,虽然中国钢企入围数量不少,但竞争力普遍不是很强,在入围企业中基本处于中下游水平,反观印度的入榜企业,呈现两极分化的状态,京德勒西南钢铁和塔塔钢铁排名靠前,表现优异但其他企业却基本位于下游水平。
     接下来,我们比较一下两国钢铁行业龙头企业的竞争力比较。
        从上图可以看出,24项指标中,宝钢仅有采购原材料的能力、拥有铁矿、资产负债表、下游业务4项指标得分优于京德勒西南钢铁,有8项指标分数持平,分别是:规模、环境与安全、靠近下游用户、拥有炼焦煤矿、国内市场定价能力、所在地风险因素、来自邻近竞争对手威胁、位于高速增长的市场,其余的指标均低于印度企业。
     数据说明尽管中国钢企粗钢产量全球第一,对于上下游的产业具有较强的业务能力,但负债的程度高,国内竞争企业较多导致市场的定价能力较低、市场占有率不高,总体来说,国内钢企的综合竞争力仍相对较低,企业还处于大而不强阶段,高端钢材的研发力度和生产水平较国外企业还有一定的差距。
     这一局,从国家整体钢铁企业竞争力和龙头企业竞争力比较,中国完败。
        更多精彩请搜索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